龟鳖养殖注册

寒窗苦读二十年 高校教师难维权

寒窗苦读二十年 高校教师难维权

  2017年2月我以人才引进的方式来到浙江省丽水市一所高校任教,学校规定,只在入职第一年帮忙安排小孩入学,之后小孩入学问题要自己解决。

我是外省人,小孩刚上幼儿园,为了小孩今后能顺利读小学,我于2017年9月26日在丽水市莲都区某房产中介的居间介绍下购买了位于莲都区白云小区的一个房子,并于当日交付押金5万元,同年的10月13日再次交付首付40万元。 不料首付交完一周左右,中介打电话跟我说房屋过户不了。

我当即赶去中介店,要求房东先把40万还给我,保留定金5万元,等他的房子什么时候能过户,我什么时候再履行合同。 没想到,才短短的一周时间,房东说他的钱已经全部花光,并且强调他是要把房子卖给我的,交房的时间也还没到,让我等房子过户。

中介也一再保证房产证押在他那里,交易没有问题(我是第一次买房,不知道房产证没用,必须到房管中心或者法院查看看房子产权是否有问题,我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有着合法营业证的房产中介,这个退伍军人兼人大代表的经纪人会不靠谱到连最起码的产权确认都不懂!后来请了律师,我才弄明白我所购买的这个房子早在2009年、2010年就已被法院保全)。 于是我开始了一个月又一个月的等待。

直到2018年3月底,中介跟我说房子确定过户不了,让我找律师过去谈。 我马上请了律师,在律师的斡旋下,房东承诺在三天后把45万还给我,三天过后又是另一个三天,之后又是一个星期,房东一再食言,最后我在律师的建议下,到莲都区白云派出所报案,可是白云派出所不予立案,但帮忙调解,房东在派出所某警官面前承诺在5月30日把购房款45万还给我。 谁也没有想到,派出所的调解依然被无视,5月30日,我依然分文没有拿回(我曾跟房东讲过筹到多少钱先还多少钱)。 在律师的帮助下,5月31日,我把此案诉至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

6月14日法院立案,8月23日开庭但没有宣判,之后法官调解,让房东返还45万并赔偿15万。 我同意了,但有一个要求,希望对方能签署一个近期内还款如果还不了就大笔赔偿的协议(因为当时得知房东与他前妻有一个店铺将在9月初拍卖,而他的房屋被保全,主要的债权人就是他的前妻,他最大的债务是在我和他签订合同之后三个月左右他前妻告他的一大笔钱,他和他前妻是否串通不得而知。

而且,我给他买的房子是平方,当时是110万,如今最保守的估计也在150万以上,他并非没有还钱能力),但被拒绝了。 所以我就请律师表达了我希望能尽快宣判的心愿。

这个案件,8月初,律师就跟我转达了法官的意见:合同不成立,因为法院保全的房子不能买卖。

开庭当天庭审之时,我的律师、中介律师都表达了希望将此案件移交公安机关的心愿,调解之时,当法官再次提及合同无效时,我也跟他说:既然合同无效,那他以卖房为名从我处拿走45万就是诈骗,请求他将此案移交公安机关。

但法官说他不会移交,我要告就自己去公安局告(白云派出所则告诉我不能立案,如果是刑事案件法院会移送!)。

案件既早已了明,为何不宣判?民事案件有183天的期限,在这个期限内宣判都是合法的,但我已经等了将近一年,还要再等183天吗?况且既然希望我们和解,不和解所有的执行也全部得仰仗法院,我是不是会离公道越来越远?就在这个时候我爱人带着我婆婆连续几天去房东家里谈这件事情。 最后达成了返还45万赔偿25万的协议。

并按房东要求约定10月10日还35万,明年(2019)5月底还15万,明年12月底还20万。 我当时便意识到这个协议无非是把矛盾推后罢了,但在法院一心希望我们和解,我爱人也同意这样和解的情况下,我还能说什么呢?于是我去签了名。

我寄希望于事情能如协议顺利解决,一切重新开始也好。 但我还是太高估人性了。 10月10日如期到来,房东也一如既往地再次食言。 10月11日我去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以及要求布控的申请,法院接收了。

我以为看到了希望,没想到接下去问进展情况都是还早着的回复。

10月18号那天,我收到了检察院的一条短信“您如发现:生态环境资源被破坏、假冒伪劣食药品在侵害大家利益却无人监管……您或身边的人在刑事、民事、行政诉讼中的权力被司法人员违法行为侵害;请向检察院控告、举报……”,于是在10月22日辗转莲都区人民法院和丽水中级人民法院却找不到负责执行此案的法官之时,我到丽水市检察院咨询可否有翻案的可能,不料事情的原委还没讲完就被要求去找莲都区检察院。 我坐在大厅查莲都区检察院的住所以及翻案的法律依据之时,有一拨人来上访,这次来了一个负责人,他解决完了这拨人的事后,主动问我什么事。

我跟他说了,他跟我说已经和解了只能跟紧执行法官推进执行了。 于是今天早上上完课,中午回来哄睡小孩后,下午我再次去丽水市中级法院找一个姓郑的执行法官。

进入他的办公室,我问:请问郑××法官在吗?一个年轻的法官过来,问我什么事。

我说我有一个案子,想问下进展情况。 这个年轻的法官就把我的身份证拿过去。

问我具体想问什么,我说我10月11号递交了布控申请,里面提了四条请求,其中限制对方高消费已于10月12日接到执行短信,其他三条请求短信没有提及,是不被采纳,还是结果还没出来?其实话未讲完,对方一个年龄较大的法官(后面得知就是郑法官)马上插话道:“布控不是你来决定的”,我说“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不能布控,理由是什么”对方说:“没有理由”我说“没有理由,对,你们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对方说:“你可以到外面去把××(房东)杀了,只要不是在这里”。

当时我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这里我补充回答,今天我还会做一些努力,是因为对这社会还存有一线希望,如果最后这线希望破灭了,那么我一定称你---郑法官的心,如你---郑法官的意,用我的生命来推进这个只约束良民却对恶人百般宽容的法律的逐步完善!生活中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今天我真正读懂了这句话。

  术业有专攻,我买房找中介,中介公司合法存在,经纪人是个退伍军人也是户籍所在地的人民代表,这样的中介我还怎么去怀疑?法官说我和房东各有责任,请问我的责任在哪儿?  我与房东素昧平生,他以卖房为由拿我45万,既然法院认定合同无效,为何他的行为不是诈骗?  房东并非没有资产之人,单单案涉房产也由签合同之时的110万涨到最低估价的150万(丽水市莲都区白云小区平米的房子去年9月26日的房价和现在的房价一看便知)。 他与前妻的店铺拍卖了近200万。

他并非没有还款能力,但他拿我的购房款已经超过一年了,却分文未还!我因他的毁约、拖延告知以及非法侵吞我的购房款导致失去购房能力,小孩落户读小学的事情尚未解决,而他不仅依然住着他的房子,他的小孩也读着大洋路小学;我每天在繁忙的工作中抽空为追回自己的购房款四处奔波,他却不用工作,天天安之若素。

天理何在?公道在哪儿?无赖是逃避法律责任的理由吗?“没钱”是霸占别人购房款的保护伞吗?诈骗案无奈和解,执行何以为期?  谁能明白过去的这一年,我刚刚踏进大学讲台,刚刚在这异地他乡安家,刚刚把小孩接到身边,每天疲于奔命之时突遭此横祸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体验?我一生认定的工作就是教师,教师除了教书还要育人,一个连自己的合法权益都无法捍卫的老师还能像以前那样心无芥蒂地和学生分享自己对真善美的理解吗?自己亲历社会的不公不正却不去努力不去抗争,那我读了20多年书,难道只是为了一份工作吗?我对得起心中的信仰吗?……无数个被小孩的动静吵醒的夜晚我都被这些问题纠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