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鳖养殖注册

【青草集】枕着回忆入眠

【青草集】枕着回忆入眠

    【五】桑葚  今年春天忽然在里斯本的一所学校的院墙外面看到一株桑树,树不是很大,孤零零的立在草坪的小坡上。 树上树下都有很多桑葚,在这里,没有人会去采摘它们,开花结果它都默默无闻。 我就像见了久违的亲人一样迎了过去,在栅栏的外面,静静地与它对视,它或许不知道,它已经勾起我心底最甜蜜的回忆了……  孩提时代记忆最深刻的差不多就是桑葚了。 还记得村南有一大排枝叶茂盛的大桑树,那是我们儿时天然的果园。

那时候吃到的水果很少,大概是因为很贵吧,一个苹果估计要分成六七分的样子,真心的说还不够塞牙缝的。 现在想想愈加怀念那些在童年给我解馋的桑葚了。

  桑葚大概在麦收前成熟。 不过我从没有等到桑葚成熟才开始采摘。 总是在桑葚还是绿色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的爬上树去,捡了大的摘来放到嘴里吃。 绿色的桑葚没什么味道,不过一点也不难吃,不会涩,也不会酸,有一点点桑树叶子的味道,清清淡淡的。 那时候只好把自己当成蚕宝宝,能吃的尽管摘了吃掉。

  喜欢吊在桑树上,那时节不冷不热,大人们麦收之前总是很忙碌,无暇顾及我们。 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小伙伴几乎天天在桑树旁边玩耍,有时候还会认真滴划分开来,这棵树是你的,那颗树是我的,有一回还做过记号。 我每次都有一颗又高又大的硕果累累的桑树。

没办法,谁叫咱功夫高呢!那些不会爬树的还等着我帮助呢,敢不让着我?嘿嘿,小时候咱可是风云人物!  桑葚一天天的成熟起来,先由绿色慢慢变淡绿色,然后再慢慢有由淡绿变成淡红,变红了的桑葚很好看,也可以吃,只是会很酸,一颗丢到嘴巴里,整个口腔便会全是口水,不过也好,吃一颗红色的桑葚必不会口渴的。 直到现在一想到红色的桑葚,马上就会有口水了。 红色的桑葚会慢慢的变成深红色,紫红色,最后变成黑紫色。 变成黑紫色的桑葚那才是天然美味,丢一粒到嘴里,甘甜而多汁。

不过也有白色的桑葚,虽然很少,但是也有。 我们那一大排桑树具有差不多两三颗的样子。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开始那些绿色的桑葚成熟了会变成白色?没人告诉过我,不过白色的桑葚比紫色的要甜得多,至今回味无穷。 总是先在树上吃个够,才会采着给别的伙伴,就把桑树枝一段一段的折下来,扔到地上,下面就会你抢我躲,场面混乱。

不是玉珍抢了陶陶的,就是三丫错拿了拴柱的。

这时候我们在树上的就会一边吃一边傻乐个不停,总把自己的手和脸都染成黑紫色,任你怎么用袖子擦也不会擦得掉,一个个像妖怪样子。   我们自己吃够了,总不会忘记给家里大人也采一些回去尝鲜,这个拿回家每次都会受到表扬,母亲也不会因为弄脏了衣服和那一张妖怪一样的脸而不让我吃饭的,因为母亲也很喜欢吃桑葚。   桑葚的味道是浸入到记忆深处的,迄今为止没觉得有什么果子能够和儿时的桑葚相比。 现在市面上有的是卖的,但那些差不多都是养蚕的桑树上结的桑葚,跟我们家乡那些高大的桑树味道是不一样的。 在里斯本我也买到过桑葚,吃起来几乎没什么桑葚的味道。

现在那些桑树也早已不在了,梦里常常有它们的样子,我依然会吊在桑树上面,依然是那个欢乐的野丫头,花了的脸,傻笑的样子,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   总是会随时随地的想起桑葚来。

读书的时候,学一篇课文叫做《我爱故乡的杨梅》,觉得跟我的桑葚很像,但知道不是桑葚。

那时候我还傻傻的想,到底是你们的杨梅好吃,还是我的桑葚好吃呢?还有就是那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我猜杨贵妃一定没有吃过桑葚,要不然还大老远运什么荔枝呀?直接采摘一些桑葚去吃多简单。   一直很久以后我才吃到荔枝和杨梅。 吃杨梅的时候我仔细的做了比较,在心里重重的投了我的桑葚一票,嗯,还是桑葚的味道好!吃荔枝的时候都没有比较,觉得荔枝和桑葚根本没得比。 打心里瞧不上污了我们老杨家门楣的那个女女,她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那荔枝用我奶奶的话说就是坏地瓜(城里人叫红薯)的味道。

那么大老远劳民伤财的运过来,背负着若干的负面评论,真是不值!可惜了我们老杨家那么美丽滴女女了!  童年有桑椹真好!记忆里有桑葚的味道真好!桑葚的味道,不仅仅是甜蜜的味道,也不仅仅是欢乐的味道,它柔和了无数的味道在里面,我把这些味道统称为“回忆的味道”!  我喜欢上了这颗长在异域的桑树,常常去看它,不为别的,只因为站在树下我看得到我童年的影子……。